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愛情來過》  

2008-07-06 21:3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缺乏安全感。。。或許我需要一個安靜的眼神。。。我想勇敢直視他,不想逃避。。。
試探過後,找不到期待的結果。。。
我希望有個人會安靜地等我,當我四處遊玩不願回來的時候。。。
我希望有個人會安靜地陪我,當我倦怠歸來想要撒嬌的時候。。。
我希望有個人需要我的陪伴。。。
我希望有個人永遠不會粘得我太近。。。因爲我會主動靠近他。。。
他還不是“他”。。。他會有一天變成“他”麽?”

 今日在qq空間收到三個回復的提示,點開看到以上是2007年9月26日0时46分19秒自己在友人的空間裏一篇名叫《愛情來過》的回復。那時是跟他剛剛開始的第10天。回頭望去,曾經的自己已經陌生得連自己也認不出了。我與友人也早已從“不知情為何物”的懵懂中各自體驗過那不可名狀的煎熬。

附上友人阿蜜的博文:

《愛情來過》     

迄今为止,没有人让我认识爱情。

    只是有的人曾经让我以为,那就是爱情。

    对于爱情我是如此的小心翼翼,如同深巷大院中躲在浑重的桃木门后胆小怯懦的孩子,只靠一双瞳孔辨人,黑白分明。

    那时狭长的阳光透进深红暗黑的窗格,肆意地刺了进来,空气中成群的灰尘们冷不防地慌乱失措,如同被人窥探隐私一般,游离,然后落于我的睫毛之上。

    一如我所见到的天空和楼群,我向往飞翔可仍需寄生于静默的楼群之中。思想的火花幻成飘散的云丝,升腾于我所抬头仰望的蔚蓝。

    伸手触摸,它一直安详。

    于是虚伪地用成熟来掩盖幼稚。

    或许很不幸,这也是一种同样幼稚的方法。

    曾有言,

    也许我并不知道究竟什么是所谓的爱情,但我宁愿它就是我一相情愿所以为的那种东西。

    记不清在多久多久以前,开始欣赏朴树一样的男子,尽管天色阴霾,但是仍然能够听他在车水马龙的街道对面,用我听不清的声音,缓缓地唱着。

    他在唱。

    这是一个美丽又遗憾的世界

    我们就这样抱着笑着还流着泪

    我从远方赶来,赴你一面之约

    痴迷留恋人间,我为她而狂野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不虚此行啊

……

    那时曾天真地以为,会住进他的琴弦,与其手指纠缠一生,只是因为他是这样的一个手指修长弹主音吉他画睿智漫画写信手小诗的并不英俊但是顺眼的男生。

    只是一生是个如此沉重如此漫长的字眼,我们又如何负担得起。

……

 骄傲的人是不会只做仰望的虔诚的信徒的,特别是一直缺乏安全感的时候。

    就像玻璃樽中的鹅卵石与细砂,两者是需要相互填充的。而我,永远只是被动的那一个。

    我们是一群集体寂寞的孩子,可是我不擅长矫情地说:

    我需要你。

    只留下两个倔强的孩子,在那儿紧闭着双唇,一个等待下一次的离开,一个却在跷望归来。

    于是时间像撒欢的孩子,带着两个人的无可奈何和言不由衷,撇开脚丫头也不回地向前跑去。

某一天,我再次见到他,我们显然都已经疲倦,而且略带羞涩,我已看不见那些只出现在青春岁月中的表情,所有一切,已经被放进深深的海底。感情就像核燃料,容易释放巨大能量,却难于处理。或者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毫不犹豫地掩埋它,让时间和恶劣的环境去处理,等它变成另一个什么物质的时候,我们已经死去。

于是,转过头去。

狠狠哭泣。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